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项目实践 > 其它项目

返乡记获奖作品公示之文字组

时间:2016-04-01  来源:  作者:河大三农人  点击:

 

    “返乡记”是社团受国家最近一系列三农政策启发而申办的一个校级活动。我们发起本次活动,旨在加强当代大学生重视乡村、关注乡村文化的程度,对乡村发展产生思考。本次活动从201512月底开始准备,到20163月底完成。以“乡韵&乡殇”为活动主题,“乡韵”意在聆听乡村独特之美,品味乡村质朴底蕴,抒发对乡村浓浓的关爱,“乡殇”意在叩问乡村发展之殇,思考乡村发展现状,传达对乡村沉沉的忧思。在活动进行过程中,校团委、院团委给予了极大的指导和帮助,同学们也作出了积极的回应,感谢在活动开展中向我们提供帮助的校领导、院领导、各位老师和校外乡建人士,以及其他友好社团及学生组织,经过各方努力,最终了确定19份获奖作品,于此进行公示。

 

       故乡老了(一等奖)

2013级民生学院 杨泽西

我知道,故乡它是有生命和体温的

它会老。但我没想到它会老的这么快

半年的时间——

它就老的快要认不出我的模样了

 

这次我从外地回来

先是村头的老黄狗追着咬我

路旁的大白鹅伸着脖子撵我

枝头的两只麻雀看见我扑棱一声就飞走了

就连我最熟悉的那一块木桩

也说我比它还要瘦,不是半年前的模样了

 

爱和我打招呼的李奶奶也痴呆了

见了我,两眼和死水一样,不说话

我爷爷竟不知什么时候拄起了拐杖

听奶奶说,那个打了一辈子光棍的老邻居

前几天刚走。村民们一块儿把他埋了

从此,便再也看不到那支浓浓升起的炊烟了

 

老的最快的就是我的父母

我差点没能及时叫出爸妈

我不知道故乡会老的这么快

趁我不在的时候——

把村里的一草一木、一鸭一狗都加速衰老

老的我都快要认不出它们了

 

我不知道故乡还会继续老到什么程度

会不会也会患上老年痴呆症

等我下次回来的时候

它便再也叫不出我的名字

 

个人简介:杨泽西, 男,1992年出生于河南漯河。现河南大学民生学院广告学学生,多次获全国征文大赛奖。 在《诗歌月刊》、《辽西风》、《河南诗人》、《星河》、《参花》、《贵州文学》、《2015现代诗经100首》、《巢》等发表过诗歌。

家乡:河南省漯河市临颍县。

 

 

吆喝

2013级民生学院 杨泽西

小时候,家在东头儿

我常跑到西头儿玩

到了吃饭时

父亲一声吆喝

就把我从西头儿唤回了东头儿

那时候,爱吆喝的不光是父亲

收废品的吆喝

修电器的吆喝

卖菜、卖酱油、醋的也吆喝

就连村头炸爆米花的也吆喝

 

现在,科技发达了

父亲也老了,吆喝不起来了

常常打电话叫我从西头儿回来

这是幸运的时候——若是我上学在外地

多数时候,父亲便不能立马叫回我

 

村里的其它吆喝声也越来越少

唯独没有停止过的是夜里狗的叫唤声

是整个村子的大声吆喝

一阵又一阵的——

像是在喊回一些丢失的什么东西 

 

其实还有更大的吆喝声

不在村子里,也不在城市里

而是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

吆喝着我们的名字,叫我们回来

只是我们都太忙,听不到而已

 

     

     乡韵诗情(一等奖)

2014级法学院 张安玲

    朝闻游子唱离歌,昨夜微霜初渡河。鸿雁不堪愁里听,云山况是客中过。关城树色催寒近,御苑砧声向晚多。莫见长安行乐处,空令岁月易蹉跎。”唐代李颀的这首诗,总能让无数的游子叹起蹉跎岁月的无数个夜里浓的发烫的故乡情和那份深深故乡韵。

从小到大,从不大不小的步子到一张轻盈的火车票,从可以丈量的短程到长的甚至看起来阻挡了爸妈和我的所有空间连接的距离,我就这样载着爸妈对儿女的厚重深情在家和外地两点一线的奔走中慢慢长大,这份故乡情也在慢慢地沉淀成一份乡韵诗情。

犹记得故乡的鸟啼蝉鸣青蛙唱,犹记得故乡溪水的香醇甜美,邻里应答的善良,母慈唤儿的柔情,还有那小商小贩的讨价还价声,所有带着故乡标记的一切都在每次出行前被深深地刻在脑海里,心底最柔软处的轻轻一阵涟漪便涌出所有的浓浓故乡情。

总忘不了小时候最喜欢的是三五成群的孩子簇拥着,躲在哪个隐蔽的角落里不厌其烦地玩着“过家家”和“教书先生”的游戏,每个孩子都灰头土脸,却在各自设定的角色里认真欢快,石头、杂草、塑料盒子,是我们最好的玩伴,每家每户里刚出生的小羊咩咩的叫着,一旁慈爱目光泛滥的羊妈妈轻轻舔舐着躁动不安的羊宝宝,栅栏后面咯咯咯咯叫不停的母鸡向人们传递着它的独家信号,而闲庭信步的小鸡们啄食着主人洒下的食物,远处,绿油油的麦田旁,辛勤的父辈们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劳作着,赶着牛车耕种的大人们挥舞着皮鞭,一切缓慢而又真实地上演着,真切美丽毫不做作,终于,夕阳渐落,暮色苍茫,村人开始停止一天的劳作,陆陆续续地从田间地埂上撤回,村口稀稀落落的枝桠下投下星星点点的光斑,这时,家人开始呼唤贪玩的孩子回家,于是小村荡漾在喊叫声中,此起彼伏,颤悠悠,伴着浓浓的乡音,像极了定时定点播放的乡间小曲,曲风淳朴,声音婉转,充满着无比的疼爱和淡淡的嗔怪,伴着泥土清香,和着青草气息如柔情万丈萦绕耳际。家家户户烟囱里燃起的热气伴着清风冉冉上升在空中氤氲,慢慢地家家户户的灯光点亮起来,从远处望去,或黄或白的灯光投射到窗户上,闪彤彤的,照的人心里也亮光光。

所有的一切在渐浓的夜色里慢慢恢复安静,直到清晨第一缕阳光重新返照大地,鸡声啼起,新的一天又会重新开始,重新变得喧闹,这种生活,简单却不单调,重复却不乏味。 总忘不了每次村里集体放大电影时,许多人围坐,三三两两,享受晚风习习,母亲们边看边唠着家常里短,父亲们谈着青年时所学的《三国演义》和《水浒传》,而孩子们则分帮分派,大点的孩子三五成群你推我我推你的偷偷溜到放映带那儿好奇地围观,小点的孩子们静静地坐在父母身旁观看电影,羡慕着哥哥姐姐的举动,晚风习习,一切喧闹却美好。

总忘不了每次踏上那块泛黄的土地,看到门上斑驳的门神壁画时,手指触到青苔横出的老墙时,看到门前那棵从小伴我成长而如今已粗干茂密的小槐树时,触到还可以清晰地看出纹路的大石块时,看到我那当时胡乱洒下的一把种子如今已亭亭玉立我却说不出花名的花海时,脑海里不禁忆起曾在这古宅里居住,每日热切的眺望我在的远方的母亲,忆起无数个清晨早早起身在厨房忙活一早上的母亲,忆起生病时关怀备至,为我送水送药的母亲,忆起无数个风雪天为我送衣的母亲,忆起离家时无微不至地对我叮咛的母亲,就是这份关怀,深深植入心底,任我走到天涯海角,也走不出母亲的款款深情,走不出母亲的殷殷期望,纵使我远隔千里,却也每次热泪盈眶。

如今,我远隔百里,离家求学,故乡的一切也发生了不能言说的巨变,翻新的房屋,硬硬的柏油路,从人们的穿着到人们的言语,一切都是新新的模样,可是人们却渐渐地发现,好像连同人心都变了,变得冷漠,没有了淳朴和亲密无间,一批批从小村里走出去的人心态也在渐渐发生变化。

作为个体,他们离开乡村的哺育,从物质上剪断自己与乡村的联系,但是他们却没有意识到的是,在精神上他们永远无法剪断自己与乡村的精神脐带,作为现代进入城市的一群,在融入城市的过程中,难免会有被连根拔起的空虚和无所适从,阵阵的刺痛伴着自己被撕裂的声音会让我们更加无所依靠。黄土地仍然是黄土地,只是我们的离开让我们自己变了。

家乡的黄土地,可能贫瘠,可能苍黄,但是却更广袤,质朴,宽容,可能贫困,可能苍凉,但是却更伟岸,坚挺,她包容着土地上所有的孩子,即使被抛弃,却依然拥抱在远方孤苦无依的孩子。

而我们,这企图进入城市的一群,一面继承着黄土地伟岸的人格,另一面却要融入现代生活,像是在夹缝中被挤压磨合;一面非常感性,面对落叶和黄叶,我们会垂泪,另一方面,我们却对马路上乞讨的残疾人熟视无睹;一方面,我们深深的缅怀乡村的古朴文化,另一方面,我们却肆意拆除古迹遗址,选择过自己向往的城市生活,内心脆弱,却最终败给了理性,面对过去的乡村生活状况垂泪,转身却一脚踏进名利场追名逐利。

谁都无法苛责,每个人都想过更好的生活,毕竟,现代高楼大厦悬空的居住方式让人们早就忘却当初脚踏温热黄土的静好,而城市对乡村的排斥更让我们这一半西装一脚泥泞,深处过渡期的一群,更加无所依靠,无所适从,殊不知当初的一切破坏和牺牲对这新群体造成的创痛。

我们面对这一切能做的就是,虔诚的尊重那些还脚踏黄土地的人群,保持本心慢慢往前方走,正如那句话所说,“充满深情地用属于土地的伦理道德和生存逻辑,去理解乡村的生命和生活”,相信,接纳需要时间,这种相通、相融的境界需要时间,也必定会达成,毕竟,这是两种不同的生存状态;毕竟,前方是生生的希望。

   家乡:山东省日照市五莲县

老农的委屈(二等奖)

2013级文学院 司皓哲

弯腰

已经变得吃力

拿起铁锹

铲上几穗玉米棒

强忍着酸痛

憋足了一股劲儿

把玉米棒撩上木推车

不知用了多长时间

装满了

弓着背

弯着腿

艰难地迈出半步

车轮往前转动

汗珠也在颤抖

来了辆小轿车

碾碎了

地上的玉米棒

又弯下了腰

捧在手上

痛在心里

说不出来的——委屈

简介:

本诗是由去年九月底回家帮父母收玉米时的所见所感而作,目睹年过半百的母亲为了地上被车子碾碎的玉米,跪在地上一粒一粒捡起来;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碾压玉米的小轿车已经徜徉而去。一方面感慨母亲作为农民辛苦勤俭,另一方面对现代化给农民带来的冲击甚至伤害感到畏惧。值得深思的是,无论是历史上统治者长期执行的重农政策,还是当今提出的由农业大国向农业强国迈进,不得不承认,农民世世代代都是处于弱势地位,其社会地位包括生活水平从古至今都是最低。奇怪的是,农民却也是最容易满足的群体。每当我与父亲谈及政府对农民的扶持力度还是太薄弱时,父亲总是很满意地向我列举一些国家给农民的好政策,殊不知城市的好政策比农村多了多少倍。所以,对于农村,社会各界尤其是政府需要做的还有很多,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而且必须坚持去做,去实干。与此同时,我国的现代化建设的步伐很快,城市三五年一个大变化,城市的范围迅速向周边地区延伸,宁静的村庄已经抵挡不住来自城市繁华或者现代气息的侵扰,那么农民该何去何从?农民该如何更加幸福地生活?怎样实现农民享受应有的发展成果?……我们需要积极主动地解决,而不是让淳朴的农民去忍受这一系列的委屈。    

家乡:河南省焦作市温县       

 

 

责任编辑:史稳健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顶一下
关键词:返乡记 文字组 获奖作品
上一篇:河南大学校级活动之返乡记
下一篇: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回顶部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条评论
发表评论 请注意用语文明,尊重网上道德,遵守相关规定。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河南大学校级活动之返乡记
河南大学校级活动之返
河南大学三农发展研究会十周年庆典视频
河南大学三农发展研究
 何慧丽老师:十年有感——赠河南大学三农发展研究会十周年会庆
何慧丽老师:十年有感
贺雪峰老师:寄语河南大学三农发展研究会成立十周年
贺雪峰老师:寄语河南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实用信息